顾陌♡

这里顾陌,扩列可以私戳!脾气好!欢迎找我玩!目前主混凹凸,鬼灯的冷彻,第五人格!是个咸鱼coser!欢迎扩列!!

雷嘉

无题
雷视角
有ooc
同梗请戳 @殷月er 他很可爱w
开头结尾是一样的!两人内容不一样奥w!
雷者请闭
    我做了一个噩梦。
    以上我清早被猛的惊醒之后的第一想法。那小孩在我旁边睡的安稳,大概是昨晚过于疲惫的原因,他睡得格外的沉。
    我忍不住去戳他的脸颊,回忆起梦境里糟糕的一切,小孩动了动脑袋,我则把他轻轻抱入怀中,小孩发顶的太阳气息充满了鼻腔,嗯,让人打从心底的温暖。
    我开始回忆起那噩梦。梦里也有这小孩 ,不过不同于现在在我怀里安稳呼吸的他。梦里平日干干净净的小男孩染上了猩红。杀意在他眼中肆虐,他杀红了眼。或许这才是他本该有的气焰。在无数败者的尸体之上狂笑着之类的。
    我垂眸看了看我的手心,不知何时多出了手套,甚至,一个锤子。我对面的,是熟悉的金黄色,小孩从血腥味里脱颖而出,他沉着眸子看我,我愣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不过在梦里,这样还真有些惊艳。
     他向着我走来,左手提着一根像路障的棍子,黄黑黄黑的,是武器吧。我烦躁的摸了摸后脑勺,面前的他不如现在。
     他脸上沾着各种血液,洁白的上衣粘上了灰尘和血迹,不论是断掉的围巾与裸露皮肤上青紫伤痕,还是失去了皮肤掩盖的机械身躯,这告诉了我一场刺激,而又残酷的战斗。
     等等,机械?
     有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这个不对劲的点儿, 梦里没有细看,不以为然的过去了,现在才想到,为什么梦里的我没有惊讶,反之勾唇耻笑呢。
     小孩离我已经只剩三步之遥,他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因为机械躯壳的缘故,他恢复的很快,我也摆出了战斗姿势,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这战斗姿势,毕竟就是握着锤子的杆子的手稍微紧了紧。
    他脸上的血痕掩盖不掉他璀璨的金色眸子,那眼睛倒是像从人身上挖出来的,真实,又令人畏惧。
    良久之后终于发话,是那孩子先说的。
    “……雷狮。” 他说的字不多。
    “哟嘉德罗斯,我们又见面了。”
    “决战吧。”他撇我一眼无视我的话语,这场‘游戏’好像,只剩下了我们两人了。
     “决战?欧也是,毕竟只有我两了。” 我说,随即停顿下勾起唇角“那就,放马过来吧!”
       雷霆万钧,乌云滚滚而来。
       他屹立在我的面前,执棍的手微微抬起摆动,围巾也松松垮垮的了。小孩抬手抹去脖子上的遮挡物,露出大片好看的脖颈,他笑了。
        那笑容不容易看透,有着很多不同的情愫。他冲上来了,提着那根可笑的棍子。举高过头顶,看来是想速战速决了。
       我也笑了,举起手中的锤子便召集雷霆万钧,这只是我最最基本的用来对抗面前人的招式,他定能耻笑着我这招式然后回击一番吧。
       可惜我预估错了。
       他硬生生吃下我这一击,连续后退数十步,看来恶战已经把他的原力给榨的所剩无几了。他仍然那样笑着,仿佛在笑我的攻击有多么柔弱一般。我自然是看不得这种眼神啊,再次将锤子举起蓄力攻击,自身并没有将原力浪费在那些微不足道的奋战中,对面小孩这架势应该是和某个大赛第二奋战一场之后原力还没恢复就到了赛末被一群杂碎找桩了吧。
       即使赢了,原力毕竟还没恢复,又再度使用,也算是损耗了大半了。
       他在我之前蓄好了力,双脚奋力一跳登上天空,把棍子掷出手心,他皱紧眉头喊出那幼稚的招式名称,比一般人成熟的声线如今却沙哑的不得了。
       “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
        真是幼稚的口令。打从第一次听他念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虽然威力很大就是了。
        招式混着我之前召集还未消散的黑云,可笑的棍子变得更大,像个哑铃不得不说这样有点好看,我勾唇,元力已经储蓄完毕,举高锤子吸收天雷滚滚。
        看来可以抵消。我这么想到。
        咬齿勉强勾起平日里的笑容,没想到,威力比我预估的要大,有点难抵御啊。没办法,只好多用一点原力了。
       握着黑色柄身的手紧了紧,勉强分开一些精力召集雷电,将其凝聚于柄身环绕加重自己的攻击。
       提前损耗过多原力显然不是件什么好事,现在已经开始有些难以抵挡我的攻击了。“喂嘉德罗斯,需不需要我减弱力度啊~”愉悦的开口说道,看着小孩死撑的样子可有趣了,答案自己必然清楚,面前的人,可是高高在上的打算No.1啊,自尊心可比谁都强了,哪会让自己的对手减弱攻击呢。这岂不是丢他的脸。
       小孩握着棍子的手紧了紧,红色的叉号被慢慢的舒展开。很红,就如同初见时站在火山口如同浴火重生般的惊艳。红色真的很配他。
       又是沉着脸看我,他张口。“怎么会,这力度还没有我想象中的强大啊,雷狮。”最后两个字他是笑着一字一顿的说完的。那种笑容简直是,挑起怒火的好苗头,越是笑的轻蔑,这苗头便烧的越旺。
        他趁我不注意把棍子给推了出去,由于猝不及防我只好选择避让而不是冲上前继续攻击。棍子旋转着回到他的手上,他擦了擦唇角,笑容更甚。啊,就是这种笑容,让人,欲罢不能啊。
        我双脚施力用力向前冲刺,直直的向他冲去。举起锤子,使雷电缠绕着我,他就这么看着我,没有移动的意思。
        “就这点本事吗,雷狮。”
         瞳孔瞬间收缩,我在最短时间确定了他的声音,由呆楞而微张的唇转变为轻视的邪笑,笑着回应他“当然没有,嘉德罗斯。”尾音上挑自是来不及躲避来自我身边的攻击,刚好以此为优势,同时吃下那一击召唤雷电环绕他周身。
       腹部传来刺痛,看来是选择了我的腹部为重点吗。忍着那疼痛加重雷电的力道迫使两人分开,交换位置站在对方之前的立足点上。手背抹去嘴角的一点猩红,这才是我所认识的小孩,勾唇肆意的笑了,啊这才是我的猎物该有的样子啊。
      他站在低处,抬眸看着我,我俯瞰着他,就这么凝视了一会,最先按耐不住的自然是年幼的他。好不容易碰上的玩物,怎么可能就那么僵持着呢,打架才有意思嘛。说个实话,他如果再不发动攻击,我可就要压不住战斗的意思了。
      他冲上来,我举锤迎接他的攻击。棍子扫过我的脚底,我挑起翻身躲过这一击,他反应自然很快立马调转身子侧身试图给我腰身上再加一击,笑容越发按耐不住,战斗的快感给人极大的刺激,我将雷霆万钧凝聚于指间环绕住他的脖颈,试图制止他的行动但是他直接躲过这小小的束缚,我转手用锤子直接把锤子敲在他的腹部。
      他忽然笑出声了,随即被弹得老远。   
      然后梦就醒了。
      小孩的金眸和回忆完的我对上。锐利的金色里倒影出我的模样,我有点愣住,随即揉了揉他的头顶,小孩回了一记白眼给我,我只得宠着这个小祖宗。他拍开我的手顺势跨坐在我身上,死死地盯着我。
       “做噩梦了。”他问道。
       我愣住了,随即抿唇一笑。摁住他的肩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嗯,很可怕的梦。”
        “幼稚,你还会被噩梦吓到?”
        “嗯。”
        “真是个胆小的渣渣。”
        “再胆小也是你选的啊。”
        “切。”
         我低头吻了吻小孩的唇瓣,那里味道甜甜的。小孩闭了眼。
         “喂嘉德罗斯。”
          我说道,他缓慢睁开眼睛,澄澈的眸子,梦里那双明亮的眸子。我联想到一起去了。
          即使有着乌云,耀眼的金色从不熄灭。
         “干嘛。”
         我笑了笑,附身付在他耳廓吐气。试着去寻找那抹金色身影。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吗?”
                         ——完
写完了,很抱歉烂尾了,准备开学了,喜欢的话让那颗心变红吧,很久很久没有写过凹凸和雷嘉了,自己对他们的感觉也不太一样了,总之是很有可能ooc的。如果喜欢的话,很谢谢你们,如果可以我会继续写的。
其实当时写这一篇卡了很久,对于狮狮的认识我也不是很清晰,但是嘉嘉在我看来是一个小孩,有时候意外的理智而且聪明的小孩,嘉嘉对狮狮的感情是很认真的,所以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会在赛末顶着所剩无几的原力和狮狮打架然后伪装成自己很强让狮狮打败他,狮狮在凹凸大赛时期并不喜欢嘉嘉,或者是说对嘉嘉只是一种狮子对于猎物的新鲜感,而嘉嘉也一直不确定自己的感情所以没有对狮狮表达以至于造成了狮狮这样的一个类似于前世今生的梦。
  本来现代的梗我是想写金和狮狮的,狮狮确认了自己对嘉嘉的感情所以决定来现实找嘉嘉,却意外和金相遇并误认了这种,但还是不忍心嘉嘉只出现在梦中,于是写的还算是小甜饼吧,谢谢喜欢❤
     
      

应该是雷嘉。。
文笔渣,
想看就点吧。。

臭不要脸的耍个帅??☆
这儿顾陌♡

“凹凸大赛,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明为你的光明

名为你的光明
顾陌
注意*
*occ严重
*小学生文笔
*肝出来的不明产物
*标题废
*莫名像语c??
*谨慎且愉快的食用
  雷狮依稀记得,那个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金色少年。
  高高在上的那人,很符合自己的口味,总是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自己,傲慢、自大。真是很想把他压在身下好好蹂蹑一番。
  实际上雷狮他就这么做了。
  那人的样子可是美极了呢,平日里那双傲气的金眸盛满了泪水,却还是倔强的用手挡住,平日里王者的气息围绕着那人,那日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啊啊,真是美到让人犯罪。
  “你这个......乘人之危的......渣渣”那人精致的唇动了动,勉强挤出声来,希望自己尽快恢复平常的样子。
  “啊啊,嘉德罗斯,你这幅表情真是,棒极了呢。”附上那人的脸颊,看那人撇头躲开自己不免有些生气,随即捏住那人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要当个乖孩子哦。”眯着自己的紫眸勾起唇角,看着那人不羁的眼神笑意更深。雷电环绕周身,困住那个金色的少年。
  那人稍微怔了怔,警惕的看着自己,金眸里有着永远的傲气,有着永远的光明。
  触碰那人的唇,享受着,那光明的温暖。
  不对,本应是这样的...本应是这样的......
  再抬眸一看,眼前的人依旧躺在自己的怀里,染血的面庞,苍白的唇,紧闭着的双眸......
  “矮子!”用力的摇晃着那人的肩,紫色的眼眸中满是惊慌、无措。明知道那人再也不会醒来了,却还是摇着,总觉得,那道光还会与自己纠缠。
  “渣渣,这次,你赢了。”那人之前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仿佛那人还站在自己的身边,扛着那根可笑的棍子,嘲讽自己。
  泪溢出发红的眼眶,掉落在那人的脸上,为那人拭去少些血迹。用手去拭去,轻轻用拇指揉搓那人右颊上的标志。“你不是人造人吗?起来啊,和我打啊。”
  血色的红染红凹凸大赛的每一个角落,唯一的胜利者,雷狮,静静地笑着,他怀里是位少年,金发不再随风飘荡,围巾已经破烂不堪,已经不想管了,也不能去管了。
  “最大的那块蛋糕,是属于我雷狮的。”
  得到了,即会失去。尝得了蛋糕的鲜美,自然会想要索取更多,一口一口,蛋糕终究是会没有的。
  「本次凹凸大赛的获胜者为——雷狮。」
  那所谓的神的使者在空中清淡的发声。
  「其他参赛者将于十秒后回收。」
  啊啊,多么的冷酷啊。怀抱着冰冷的那人,轻轻吻上那人的额头。
  “晚安,第一名的矮子,我的「光」。”
  那人渐渐被分解,载入那无情的程序。伸手,却握不住那人留的一丝念想。嘲讽的笑了笑,笑了笑自己的无能。
  [就算被冠予神的权威,又有何用?]
  步入那所谓的光明之地,又是踩着多少的尸体才能到达的呢?
  黑发在光明中散发着黑暗的光,自己不由自主的笑了。
  “创世神啊,请您答应我的一个要求吧。”
  【何事?】孩童般戏谑的声音,仿佛是在嘲讽他。
  “将你的命,送给我吧!”握紧手中的雷神之锤,向前冲去。
  我愿以命,来换取你的光明。